您現在的位置: 紐約時報中英文網 >> 華爾街日報中英文版 >> 經濟 >> 正文

WeWork的“粗心”IPO文件澆滅投資者熱情

更新時間:2019/10/8 19:01:07 來源:華爾街日報中文網 作者:佚名

投資者對WeWork了解得越多,就越不喜歡它。該公司披露的財務信息中存在的細節錯誤或遺漏可能已經令投資者更加失望,如果該公司再次試圖上市,這一情況則可能帶來風險。

在今年8月首次申請上市時,WeWork的母公司We Co.誤報了上半年設立的辦公桌數量和成本。該公司還漏掉了有關公司治理的信息,包括時任首席執行長諾伊曼(Adam Neumann)曾擔任董事會薪酬委員會委員的事實。

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高級講師Nori Gerardo Lietz最近發表了一篇關于We的分析文章,他說:“他們的整個做法往好了說是馬虎,因為大量重要數字都沒有入賬并作適當關聯,往壞了說可能是混淆視聽。”他稱:“我更愿意認為這只是粗心而已。”

由于潛在投資者對公司財務狀況和諾伊曼的行為越發感到擔心,導致現有股東迫使諾伊曼辭職,We上個月取消了首次公開募股(IPO)計劃。

由于IPO被擱置,We的不完整財務數據讓人更難評估該公司的前景。而該公司也需要努力適應這樣一種未來,即沒有原本可能通過IPO籌得的90億美元資金,也沒有一筆以完成IPO為條件的銀行貸款。

招股說明書中的上述信息缺漏還意味著,若該公司如其所言打算未來再次尋求上市,則可能面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簡稱SEC)更嚴格的審查。

科羅拉多大學(University of Colorado)法學教授Erik Gerding稱,WeWork下次進行IPO時,將被監管機構放到顯微鏡下。

We在一份聲明中稱,與所有潛在的美國上市公司一樣,該公司經歷了向SEC反復修改注冊聲明的過程。SEC一位發言人未予置評。

招股說明書對IPO投資者而言是關鍵文件,這通常是他們第一次能夠看到公司審計后財務報表以及業務模式和公司治理詳情。

許多現任及前員工認為,We的IPO招股說明書寫得很糟糕,圍繞該公司業務傳達了混亂的信息。他們提到了該文件的獻辭:“致We的能量——比我們任何一個人更強大,但存于我們每個人的內心。”

多家華爾街銀行及頂級律所Skadden Arps Meagher & Flom LLP和Simpson Thacher & Bartlett LLP參與了該招投說明書的編寫。但諾伊曼經常拒絕銀行家們的建議,他在原本計劃進行的IPO前只選定了牽頭簿記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和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諾伊曼的一位發言人表示,該招股說明書經過精心編寫并由經驗豐富的外部法律顧問仔細審核,該公司聘用了全球最好的律師和銀行家負責文件的提交。該發言人說,諾伊曼當時作為首席執行長對具體起草內容發表了很多評論,情況經常如此。

該文件未能讓人弄清有關We財務狀況的一些基本問題。例如:We在今年上半年交付了多少新工位?8月提交的招股說明書表示有27.3萬個。但僅僅一個月后,一份修訂過的版本給出的數字是10.6萬個。又比如,總成本是多少?8月份時We表示是13億美元。而在9月變成了8億美元。知情人士表示,變化如此之大的原因是第一版是錯誤的。

有幾個指標未在招股說明書中披露,分析師和投資者認為這些指標對評估該公司的高速增長對盈利能力和現金消耗的影響至關重要。例如,一處共享辦公空間如何實現盈利?該公司承諾與房東分享多少未來收入?

招股說明書中沒有提到該公司去年斥資6,000多萬美元購買的頂級私人飛機Gulfstream G650ER。《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報道稱,這架飛機目前已被列入拍賣名單。

特許金融分析師協會(CFA Institute)的財務報告政策主管Sandra Peters說,招股說明書中也“沒有類似于‘若IPO不成功,公司就麻煩了’的信息披露。”這家位于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的協會代表注冊金融分析師。We預計該公司IPO將籌資至少30億美元,并使該公司進一步獲得60億美元的銀行融資。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目前該公司正消耗大量現金并預計未來將面臨艱難的決定。

招股書里不僅是財務信息沒有得到完整披露,其中也未提及諾伊曼售股的事情,如《華爾街日報》曾報道的,自WeWork在2010年成立以來,諾伊曼累計出售了數億美元的股份。

根據SEC的規定,招股書不一定要披露高管的售股事項。但Gerding表示,市場對意外獲悉這類交易不會作出良好回應。

招股文件在一些重要的公司治理問題上也是含糊不清。去年提交的一份招股書草案稱,諾伊曼在2017年曾擔任We薪酬委員會委員,這意味著他對于自己的薪酬擁有話語權。而8月份的招股書從未說明諾伊曼在2018年擔任該委員會委員。

關于We的任何高管是否在薪酬委員會任職的信息披露僅在一句涉及We關聯公司董事會的話中有所提及。該文件稱,在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一年,對于任何擁有一位或多位高管擔任We董事的實體,他們的高管都未在We薪酬委員會任職。而據知情人士稱,諾伊曼去年是薪酬委員會的委員。

負責監管公司備案文件的SEC,會審查每一份招股說明書,并經常要求作出修改。一家企業在招股說明書最終版本得到該監管機構批準之前是不能上市的。We還未走到這一步;該公司上月撤回IPO計劃時,正準備提交另一份修改后的招股說明書。We在聲明中表示,該公司期待“在未來重啟IPO程序”。

據了解相關過程內情的人士透露,SEC對We的招股說明書提出了反對意見,在與該公司長達數月的拉鋸中要求其作出多處修改。

在We上市前,SEC的意見函不會公諸于眾。但該公司上月發布的修訂版招股說明書較最初的版本進行了一些明顯的修改。

例如,題為“年度經濟效益范例”、假設工位利用率為100%的一節內容消失了,同樣消失的還有兩個圖表,它們描述了一處典型物業的經濟效益從虧損(-$)變為盈利(+$)的情況,卻未以y軸顯示相關的實際金額。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相關文章列表
pk10九码滚雪球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