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紐約時報中英文網 >> 華爾街日報中英文版 >> 職場 >> 正文

上班族的新疾苦:周日晚上已淪為周一上午

更新時間:2019/10/8 19:03:36 來源:華爾街日報中文網 作者:佚名

和許多做老板的人一樣,克里斯·穆倫(Chris Mullen)認為下列事情放在周末最后幾小時做最為適宜:整理雜亂的電子郵件收件箱,與同事分享對項目的零散想法,以及讓員工報告最新狀態,為新的一周做好準備。

同事們則另有想法。他說,所有這些郵件會在開工前一晚把他們提前拖入工作狀態,引發周一前的恐懼,即許多美國上班族所謂的“周日恐懼癥”。

“我問我的員工,‘你怎么總是能在深夜回覆我的電子郵件,那時候你明明多半和朋友在外面玩,或者在家休息的。’”這位前大學管理人員說道,而一位員工是這樣回答的:“因為是你發的!”

職場專家表示,這種工作狀態的延長已經成為引發倦怠的主要原因——自從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在5月份最新一期的《國際疾病分類》(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中對其加以詳細描述后,職場倦怠現象得到了新的關注。盡管世界衛生組織并未將倦怠歸為某種病癥,但也將其描述為“無法控制的長期工作壓力”導致的一種綜合癥。

研究人員指出,智能手機和職場通訊類應用程序的激增,導致人們產生了不切實際的期望,認為員工從私人生活切換到工作狀態,這個過程應該是輕松且頻繁的。

芝加哥地區心理健康中心Yellowbrick 4月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在2,059名23歲至38歲的上班族中,有62%的人表示,對于必須通過電子郵件、通訊工具Slack和其他工作交流渠道24小時隨時待命的要求,他們感到有壓力。弗吉尼亞理工大學(Virginia Tech)、利哈伊大學(Lehigh University)和科羅拉多州立大學(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研究人員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哪怕光想到周末和下班后要查看工作郵件,也會引發員工焦慮,并產生其他有害健康的影響。

至于其中的原因,不妨看看2018年微軟(Microsoft Corp.)所做的一項研究。該公司研究人員對美國公司數萬名管理者周日晚間查看電子郵件的習慣進行了調查,結果發現,老板每在線工作一小時,其直系下屬就需要在正常工作時間以外多干20分鐘。這項研究使用了來自微軟電子郵件和會議服務的匿名數據,以及幾家大公司人力資源部門的信息。

即便是在周末的最后幾個小時里想到工作,也會引起焦慮——這種現象實在太過普遍,直接催生出一個流行標簽#周日恐懼。去年秋天,LinkedIn對1,000多名上班族進行了一項調查,其中80%的人表示,周日晚上他們會感到工作壓力激增。千禧一代中的比例更高,達到91%。

眼下,一些雇主正在想辦法解決工作任務侵蝕員工休閑時間的問題。北卡羅來納州電信公司Bandwidth Inc.制定了一項休假期間的限制政策,禁止員工在休假時間內處理業務——迫使包括其首席執行長在內的700名員工在休假期間暫停手頭項目,或者必要時,為其他同事提供相應資源,替代他們的工作。

醫療保健咨詢公司Vynamic開發了一個電子郵件工具,將晚上10點以后發送的消息轉移到一個電子隊列中,等次日早上6點再發送。這個名為zzzMail的系統會讓郵箱從周五晚開始休眠,直至周一早上再開始工作。

Vynamic首席執行長杰夫·迪爾(Jeff Dill)表示,公司的140名員工基本上都能遵守這一規定。“如果你所處的環境是有時間做結構化脫離的,那么你就能更清楚地衡量某件事是否可以等到次日或假期結束后再處理,”他說,“我們發現,99%的情況下是完全可以等待的。”

Vynamic醫療保健行業的顧問明迪·麥格拉斯(Mindy McGrath)表示,自己最初認為電子郵件政策是不可行的。她說,許多同事從咨詢公司跳槽過來,這些公司的要求是“手機隨時待命,它就像你的附屬器官一樣”。

麥格拉斯稱,她花了好幾個月才習慣了下班后不去理睬自己的工作設備。某個周六,她無意中把原本打算存為草稿的一封電子郵件發了出去。

“剛把郵件發出去,我就想,‘天啊,我干了什么?我得把它撤回來!’”她說。很快,她的上司發來一條短信,語氣溫和地提醒她,休息期間不必查看工作郵箱。如今麥格拉斯說,她甚至會在每個周五時把工作郵件從手機上刪掉,為自己安排一個不受打擾的雙休。

不過,仍有部分人認為,雇主要求員工下班后查看工作郵件,還是有正當理由的。去年,一名紐約市議員提議立法,規定如果私營雇主要求員工在正常工作時間結束后查看和回覆電子信息,則屬于違法行為。但該法案遭到了商業團體的反對,隨后被擱置。

今年1月,行業組織Tech:NYC的布萊恩·洛扎諾(Bryan Lozano)在就上述提案舉行的一次聽證會上表示,科技為人們隨時隨地工作提供了便利,但也模糊了個人生活與工作時間的界限。他說,由于如今商業活動通常由全球各地的工作者全天候進行,因此雇主再給員工設定嚴格的待命時間,就已經不現實了。

曾擔任大學管理人員的穆倫表示,與前同事的交流促使他改變了周日發郵件的習慣。盡管他把四個孩子哄睡后偶爾還是會寫郵件,但他會等到次日早晨再發送。穆倫目前在勞動力管理軟件公司Kronos Inc.下屬的一家人力資源咨詢公司擔任主管。

“有一種力量在發揮作用,”他說,“如果我到了晚上還在給你發電子郵件,而我的職位又比你高的話,那么整個團隊也會覺得有必要這么做。”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相關文章列表
pk10九码滚雪球计划表